抓住后者的腰带

禅林寺有一门武功叫隔山打牛。顾名思义,这种武功的特性是可以隔着障碍物击中敌人,而障碍物本身却不受伤。很不幸,李无忧正好会这门武功。“不幸”二字,是对于小黄而言,因为此刻他正是莫名其妙地成了这种武功的受害者。刚才他正滔滔不绝的时候,李无忧看似随意地拍了一掌在自己身上,而一股冲力立时透过李无忧自己的身体,钻入了他足下的楼板,接着就传到了小黄的足上,然后就发生了前文所述的那一幕。当是时,空中的小黄手持菜刀张牙舞爪地朝慕容幽兰扑去,街上的慕容幽兰冷静地挥了挥手右手,她身后的银甲骑士迅疾拈弓搭箭,同一时刻,楼上李无忧大喝一声“慕容姑娘姑娘休怕,李某在此!”,一撩衣襟,以一个潇洒到了极致的姿势掠出得意居,朝小黄扑去。“喢”的一声,慕容幽兰身后数十名骑士手中的箭在李无忧掠到半空的时候离开了弓弦,而这个时候李无忧离小黄的距离已不足一丈。乱箭横飞。本是打算上演英雄救美的李无忧,立时和小黄一起陷入了被射成刺猬的危险当中。箭雨离小黄还有三尺的时候,李无忧已飞到小黄上空,左手一探,抓住后者的腰带,同时右手长袖一挥,一股呈漩涡的无形劲道应势而生。众目睽睽,奇景乍生:漫天乱箭,如针见磁,呈圆锥形一枝不少地飞到了李无忧右手中。下一刻,李无忧以一个对镜揣摩过千万次的潇洒姿势稳稳落在长街之上。全场静可闻针。片刻,人声鼎沸,采声雷动。李无忧将小黄和箭扔到地上,乘机暗暗抖了抖发麻的右手,微笑着作了个四方揖,最后对慕容幽兰深施一礼,微笑道:“在下来迟一步,累得姑娘受惊了。”“多谢少侠相救。”慕容幽兰先是矜持地点了点头,却随即花容失色,“啊!这位刺客……”“这位刺客让姑娘受惊实是罪大恶极,绝不可轻饶!”李无忧话音刚落,小黄惨叫一声,身体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消失在天边。“这……”慕容幽兰张大了口。“这是他罪有应得,姑娘不必介怀!”李无忧轻轻地掸去靴子上的灰尘,轻描淡写的神情与当年文载道踢他下昆仑时并无两样。“其实……”“其实姑娘待会还是可以细细的审问他,我刚已脚下留情了,他最多重伤,想死哪那么容易?”“可是……”“可是他还是十天半月起不了床。”“然而……”“然而姑娘也不必太感谢在下,毕竟我辈侠义中人施恩不望报,随便请在下吃顿饭,然后给个千八百两金子,最多也只能以身相许,千万不能超过这个底线……”李无忧一本正经的神情和张口闭口的“以身相许”很是能让人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有病。“这些都不是问题。不过,刚才那人好像是被我爹罚在得意居作苦工的哥哥呢!”慕容幽兰蹙眉道。李无忧:“……咦,慕容姑娘,贵马神骏非凡,莫非是西琦名马汗血?啧啧!这毛真是好滑漂亮!”“啊!你别碰她……胭脂,快停下!”慕容幽兰惊呼起来,而被李无忧抚摸头部的胭脂马状如发疯,撒蹄狂奔起来。李无忧暗自将一撮马毛放进乾坤袋,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叫道:“慕容姑娘休怕,我来救你!”说时飞身上了自己的瘦黄马,却打马朝相反的方向奔去。一柱香后。瘦黄马长嘶一声,终于在狂奔了十余里后于苍澜河畔停歇下来。李无忧哼着小调,暗自庆幸:“奶奶的,老泰山也真是无聊,好好的,让儿子去做什么店小二嘛?害得老子的英雄救美大计泡汤!幸亏老子机警,不然还不被数千人围殴而死?哈哈!李无忧你果然是个天才。”“不要走!”“小无赖,快快受死!”“狗娘养的,你给老子站住!”随着一阵夹杂着马蹄声的咒骂,数十骑如风驰来。当先二人,正是鼻青脸肿满面血污的小黄和慕容幽兰,身后数十银甲骑士人人拈弓搭箭,引而不发。“妈呀!”刚刚还在自我陶醉的某人吓了一跳,当即便想逃之夭夭,转过身去,却呆在当场——横亘面前的是滔滔不绝的苍澜河!怎么逃走啊?游过去?不过听说苍澜河落羽可沉,除了沉香木,连鸟羽都浮不起,更别说人了,另外,李无忧好像也没有作活靶子的觉悟。用轻功一苇渡江或者凌波微步?既潇洒又实用,但既然连羽毛都浮不起,怎么能借力?使用水系法术分水诀?别搞笑了,苍澜河最少宽三十丈,自己现在的分水诀最多可维持到十丈距离吧。御风术?这种法术飞行速度是出了名的慢,如果飞到半空不被人射成刺猬,那绝对是没有天理。唯一可用的,大概是御剑飞行,既潇洒又安全。但是如此一来,自己立刻就要名扬天下,然后就是一大堆大堆的挑战者……看来……只有拼了。暴露一些实力,大概也没什么关系吧?“咦!这不是小黄兄吗?怎么片刻不间,又英俊了不少啊?”李无忧再次转过身来的时候,就撞到一个恨不得生生将自己撕裂的眼神,正是化名作“小黄”的慕容家大少爷慕容无争。他身边的慕容幽兰,脸上挂着一种李无忧非常熟悉的笑容——在街头看耍猴的人,大抵脸上都挂着这样的笑容。“狗娘养的!觉悟吧你!”慕容无争再不如方才在得意居那么谦卑,怒吼一声,双掌蓦然一合,口齿翕合间,苍澜河内立时有无数冰箭飞起,朝李无忧电射而来。“哎哟!大哥,你怎么连冰箭法都使出来了,若是将这小子射死了可就不好玩了!”却是那慕容幽兰似乎很担心地叫道。李无忧听到背后风声,忙施展龙鹤身法闪避,心下寻思:“据大哥说慕容世家的水性法术虽不比玄宗门那么如江海奔腾一般大气磅礴,却于冰雷系上有独到之处。这家伙如此随便就能施出冰箭法,老子得小心些。”面上却对慕容幽兰坏笑道:“慕容姑娘如此关心在下,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莫非对在下一见钟情么?”慕容幽兰大羞,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气道:“死无赖, 曾道人二肖公式谁对你一见钟那个什么了?大哥, 曾道人单双必中你好好教训这登徒子。”口上虽是如此说,但双颊飞红,娇羞无限,不得不让人怀疑她口是心非。此时李无忧龙鹤步法展动,身形时而清若羽鹤,时而矫若神龙,当真是说不出的潇洒,所有冰箭在他闪动间已一一落空,射到地上,只激得花草乱飞,落英缤纷,煞是漂亮。闻得妹妹的话,慕容无争冷静下来,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双掌乍分,大吼道:“水龙一怒吞天地!”随着他的话音,苍澜河内忽然卷起一股滔天巨浪,那浪才出水面,立时凝固成一条张牙舞爪的巨型冰龙朝李无忧噬来。“黄兄,黄兄,咱们兄弟,情如手足,怎么可以兵戈相见呢……喂,臭龙,别咬老子……黄兄,你听小弟解释啊!千万别听我老婆挑拨!啊……差一点就被咬中命根子了……”李无忧口中胡言乱语,身法却越来越快,总在间不容发间闪过冰龙的攻击。那冰龙屡扑不中,大是恼怒,张口喷出一大蓬冰箭朝李无忧射来,李无忧足下一旋,侧身避过。却不想那冰箭如有灵性,一击不中,又回旋反激射而来。李无忧微微一惊,袍袖一拂,于瞬间拍出三掌,那三掌恍如云烟,递出的三重劲道层层相叠,如云卷云舒,正是倩女红袖昔年的得意绝技云起潮落掌中的一招云烟三叠,用之对付这些冰箭,当真是杀鸡用牛刀了,红袖若是见他如此施为,不被气晕才怪。冰箭碎裂成沫,四散飞逸。冰龙又已扑上,其身未至,一股凛冽寒气已是扑面逼来。“哈哈!臭流氓,小心哦。”慕容幽兰抚掌大笑,与先前那温柔矜持的少女判若两人。莫非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妈的!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李无忧咒骂一声,浩然正气遍走全身,一团桔黄的光芒迅疾罩住全身,那些冰箭一靠近那团光芒如冰入火,当即消失了个干净,新闻资讯而那条冰龙方近李无忧三尺,便碎裂成块,落到地上,消融成水。“浩然正气!”法术被破的慕容无争面如金纸,惊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倒退三步。“喢!”的一声,数十枝箭在慕容无争倒退的同时,同告离弦,那些银甲骑士好像放乱箭上了瘾。李无忧大喝一声“去”,一蓬浩然正气打出,劲箭被打得倒折而回,骑士们虽有银甲护身,李无忧也手下留情而没折返箭头,却依然被打得惨叫连连,全数跌下马来。“呵呵!还打不打了,各位?”李无忧嬉皮笑脸地拍了拍手,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慕容幽兰神色变冷,轻吟道:“掌水之神,唯汝独尊,以禹之名……”“住手,二妹!”慕容无争打断了她的咒语,对李无忧陪笑道,“公子身负专破天下法术的绝世武学浩然正气,我等皆不是对手,不必打了。方才鲁莽得罪之处,请少侠多多见谅。”李无忧见他挨了打反而转瞬间就换上了笑脸,心下鄙夷:“被老子打得吐血,反而又会笑了?你老兄可真是贱得可以。”面上却装出茫然神色:“什么浩然正气?”慕容无争只道他不愿暴露身份,故作诧异道:“浩然正气?在下没听过。想是公子听错了!”李无忧见他如此老辣,心下暗骂了声小狐狸,笑道:“原来是我听错了!我就说嘛,黄兄,咱们兄弟情深,怎么黄兄会是狗娘养的呢?”慕容无争听他出语讥讽,不禁大怒,但面前这少年武功奇高,更是正气盟少盟主文治(江湖传言能习得浩然正气的只有正气盟盟主文九渊和他三位弟子,而唯一与李无忧的年纪吻合的只能是少盟主文治,慕容无争正因为做出了如此推断,才阻止了慕容幽兰的出手。),慕容世家虽然也非弱者,但无论如何是惹不起四大宗门的,却装作没听见他的讥讽,只干笑道:“嘿!大侠说得对。这都怪我二妹喜开玩笑,一场误会……啊哈,一场误会。大侠大人大量,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才好。”李无忧听他片刻间已将“狗娘养的”换成“公子”,又换成了“大侠”,却并不领情,心道:“若非老子神功盖世,早被你杀死了,到时候老子和阎王去说是你这乌龟和我开玩笑,请您放我回去?妈的!想你这乌龟也没这么大的面子。”面上却嘻嘻笑道:“哦!原来慕容小姐是黄兄的妹子?呵呵,黄兄别开玩笑了,你老兄蠢笨如牛,慕容姑娘却貌如天仙……哦,确实是亲兄妹,你叫慕容无争啊……呵呵,原来是慕容兄……没得说,令妹天真直率,虽然能当上千骑长很可能是张承宗瞎了眼,不过总体上来说还是位巾帼英雄啊,能认识她实是三生无幸……哦,不好意思,是三生有幸,又怎会见怪呢?……要请我去贵庄做客?这个我看就不必了吧!你也知道我这人武功实在太差,若是不小心撞到箭啊刀啊什么的,还不呜乎哀哉了,况且我还有要事在身,后会有期哦。”说时翻身跃上瘦黄马。慕容幽兰早不耐李无忧讥讽连连,见他要走,怒道:“先别走。留下姓名!”李无忧嘻嘻一笑:“问我的名字做什么?莫非想嫁给我为妻?”诸人齐齐色变,慕容幽兰气道:“是又怎样?”李无忧哈哈大笑:“可惜,老子并不想娶你!”语毕,策马扬尘而去。“你们先带大少爷回去治伤,然后自领兵来断州,我们在城外的红枫林会合!”慕容幽兰向部下们下达完这个命令的时候,胭脂马已朝李无忧的方向追出了三丈。“二妹,你回来!”慕容无争大叫,却徒劳无功。李无忧见慕容幽兰果如自己所料的不舍追来,心道:“嘿嘿,既然你愿意追来,这一辈子可就逃不出老子的手掌心了!”心下如此想,却快鞭打马,想故作姿态的拉开一点距离。但慕容幽兰的胭脂马是西琦神骏,奋蹄疾奔,比他刻意挑选的瘦黄马也不多让,李无忧一时间无法将她撇下。慕容幽兰见此,得意道:“小无赖,快跟我回去受死!”李无忧虽饱经世故,少年老成,但见她竟有如此娇憨的一面,也不禁动了少年心性,笑道:“小丫头,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慕容幽兰撇嘴道:“有什么是本将军不敢的?打赌就打赌,谁怕谁啊?”李无忧道:“好!慕容姑娘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在今日黄昏前,你若能追到我,我就任你处罚;不然,你可就得嫁我为妻,你看如何?”慕容幽兰想也不想道:“好!是好汉的就说话算话!”打马猛追。胭脂、瘦黄二马皆是千里神骏,脚力不分上下,但慕容幽兰却是久经沙场,骑术之精,自远远胜过疏于骑马的李无忧,过了一里,二人本是十丈的距离已经缩成五丈。又过两里,慕容幽兰爽朗清脆的声音又在李无忧耳边响起:“嘻嘻!臭无赖,我这就要追上你了。我得想想,到时候是让你扮乌龟好呢,还是扮小狗好……”李无忧大骇,回顾过去,却见慕容幽兰的胭脂马的马头已近自己马尾,眼珠一转,对胭脂马做了个扬手欲打的手势,横眉凶道:“瘟马,不许跑快了。”经他这一吓,胭脂马果然就慢了下来。李无忧敢和慕容幽兰打赌,当然是有备而来。方才这看似寻常的一扬掌其实大有名堂。当年他习成御剑飞行之技后,满昆仑山的找秘籍法宝,虽然找到的大多是垃圾,却也有不少稀物,其中有套叫《定身神掌》的法术秘笈很是有意思。这套法术修炼到最高境界时,上至神佛,下至跳蚤,无一不可封定。以李无忧此时法力想要定住神仙自然不能,但要定住一个普通人已是绰绰有余,而刚才那扬一掌却是定身神掌的初步技巧——迟缓。慕容幽兰自然不知其中诀要,大骂臭马不争气而扬鞭猛催。好在这个法术持续时间不过几息,过了片刻,胭脂马就又追了上来,慕容幽兰自是得意洋洋,李无忧无奈之下只好耍赖重施故技。如是反复。二人只顾斗得高兴,并不择路,信马由缰。到这日黄昏时分,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而此时二人也已驰出了千里之外。一日奔波,李无忧有武功在身还不觉如何,慕容幽兰却只会法术,虽然久经沙场,却也未曾吃过这样的苦。仿佛骨架都快散了的她当即娇喘连连地提出休息一阵再继续比,李无忧回头见她满面风尘,形容憔悴,怜意大起,好胜之心立时便淡了,却故意逗她道:“呵呵,要休息也可以,不过这样便算你输了。”慕容幽兰立时来了精神,撇嘴道:“谁认输谁是小狗!走,咱们继续比。”说时又打马追了上来。李无忧见她如此倔强,不由对她对她既佩且怜,见前方有个密林,因笑道:“不若我们在前面避一下雨,明天再继续比如何?”慕容幽兰道:“好……咦,红枫林!我们怎么到断州城外了?”李无忧勒住马缰,跳下马来,走过去将几乎已软成一团泥的慕容幽兰抱下马来,且笑道:“看不出你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竟也能有如此骑术,很是了不起。”慕容幽兰听他第一次出言赞美自己,心情大好,立时便有了几分精神,撇嘴道:“那是自然。本姑娘的骑术可是火凤军第一呢!”说时得意地甩了甩鞭子。无巧不巧的是,这一鞭正好落在了胭脂马的屁股上。胭脂马长嘶一声,奋蹄朝林内奔去。二人大惊,急忙追去。

  第2020008期开奖号码:01 04 06 10 11 28 蓝球16

原标题:别人把鸡恰,你却在速8?新英雄如何上分,让大叛徒助你一臂之力!

,,香港精选一肖一码全年资料


  • 上一篇:”连续数月昔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