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蔚然景象

大荒3865年三月初六,断州城。晨光微曦。张承宗步上断州城楼,极目望去,天际朝霞如锦似火,不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霍南山上萧国大军的旌旗遍野,遮天蔽日。山下,铁骑浩荡,云梯满列,一派蔚然景象。他收回目光,城头巨锅中,混了火油的金汁沸腾不止,箭矢石块犹自从牵牛引驴的老幼妇孺手中不断增加,士卒们或正将那巨石滚木,一一堆积,或手持刀枪一动不动地目视前方,所有人的眼神中都透着一股坚毅。这位已经三日夜没有休息一下的老将满意地点了点头,胸中充塞了说不尽的豪气,忍不住纵声长啸:“萧狗!来吧!爷爷们等着你!”随着这一声有若晴天霹雳的大吼,城头的楚军也一起发喊:“爷爷们等着你!”其声震云霄,仿佛那断州城和霍南山也都为之颤抖。胡笳悠悠,金鼓雷动。萧未帅旗一挥,山上的萧国大军立如出笼猛虎呼喊着朝断州城冲来。萧军方至护城河前,顿时箭如飞蝗,冰火如注,撕心裂肺的惨叫和浓浓的杀气充塞了整个天地。片刻功夫,城上已是鲜血横流,城下尸横遍野。鼓声如雨,萧军依旧前赴后继,直朝城下冲来。张承宗看着护城河里萧人的尸体越积越多,大是疑惑:“萧未当世名将,莫非苦攻不下后,竟也想以尸体来填平护城河?”却在此时,通讯兵来报:“报元帅!西门发现敌军,约三万步兵和两万虎骑正在攻城,其间好像还有冰火两系的法师,后面更有大弩火炮无数。请将军定夺!”“啊!”张承宗心头巨震,但表面上他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仿佛西门出现敌军早在他意料之中一般,他平静地下了一个命令:“张龙、赵虎,听令!你二人各领一万人去援助西门。”断州城筑于霍南山前,坐南朝北,北方正对萧国,南方是广袤无垠的苍澜平原,东西两方也都是新楚疆土,西边更是连接着楚军三杰之一的百里溪所镇守的梧州,是以张承宗于西门所派的守军不足五千。此时萧军竟从西门杀至,莫非梧州竟已被攻破?但为什么没有一点消息?张龙赵虎赶到时,西门已是摇摇欲坠。涂了火油的箭矢,伴随着法师发出的大量冰柱火焰,带着密集的呼啸声,向城头倾落。不时竟有几道强烈的闪电落到了城头,每一道闪电过处,便有一名楚军百夫长以上的将军陨命。楚军的法师部队正奋力还击,一时间大片大片的冰火和箭雨覆盖了整个西门。萧军的石炮向城头打来,巨大的石块接二连三地撞在城墙上,发出巨响,地动山摇。云梯早已搭过了护城河,攀上了城墙,数百名萧国军士冒着巨木滚油爬上了城头,正和守军打得难解难分,而后面正有无数虫蚁般的萧国兵将冲了上来。张赵二人领兵一到,立时将城头的萧军杀死无数,暂时保住了城头,但越来越多的萧军又杀上了城头。不知何时朝霞已尽,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火箭、火炮和法师的火球渐渐失去了效用,但水系法师们的法力却因天时得到了加强,是以惨烈的厮杀越发加剧。张龙正一刀砍向面前的萧军大队长,一道闪电忽然自头顶袭来,他慌忙朝侧面闪身,但却已迟了,那道闪电击在了他的左肩膀上,虽然他有战甲和罡气护体,但整个左半边身子已完全的麻木了。那萧军大队长乘机一刀砍了过来,血光过处,他一条左臂立时齐肩而断。负痛之下,他本能的右手长刀一撩,那萧军大队长被他划破了肚皮,肝肠流了一地。“臭虫,你没事吧?”赵虎赶过来杀掉了两名扑向张龙的萧兵,关切地问。“病猫,你别担心,一点小伤,死不了人!”张龙伸手点了肩旁数处穴道,咬牙道,“操他奶奶,这帮鸟人还真他妈的厉害,又有这么法师相助,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我们想要守住此城绝不容易, 曾道人二肖公式得叫元帅再派些人来才行!”赵虎随手砍翻一名萧国士兵, 曾道人单双必中皱眉道:“北门那边萧未有三十万人在攻城, 曾道人单双必中我军一共就只有十万,若再抽调人手过来,怕那边陷落的更快。”张龙狠狠地骂了一声,长刀划过两名萧国士兵的脖子,犹自不停,又结束了一名小队长的生命,忽回头道:“操他奶奶!这些萧狗也真有几分本事!竟能捡在我们派了一半人前往柳州增援的时候来攻?难道萧、陈和西琦这三国竟又结盟了?”赵虎淡淡道:“这事等打退敌军后再慢慢思考吧。”语毕不再开口,挥舞着大刀,又指挥兵卒杀敌去了。但萧军杀不胜杀,刚杀退一波,又有一波如潮水般涌了上来。黄昏时分,春雨不再细如花针,而是开始倾盆而注。巨锅里熬着的滚油金汁因此停止了沸腾,箭矢也失去了准头,形势对攻城的萧国士兵更加有利起来。张龙和赵虎二人对望一眼,心头都闪过一个念头:“莫非是天要亡我断州么?”因为先前萧军奇兵突出的缘故,在张赵二人未来之前就已登上了城墙,这让楚军处于无险可守的尴尬境地,此时萧军三万步兵死伤惨重了近两万,但楚军也因已损失了一万人。在水系法师的零星闪电和闷雷帮助下,登上城楼的萧国士兵已达到了五千人,并且已经占据了一段短短的城墙。负责指挥攻打西门的萧军大将萧成望着城头惨烈的厮杀,眼里仿佛燃起了一股火焰。当不远处的赫连钩看到这样的眼神出现的时候,他知道又一次决战的时候到了。果然,萧成有力地挥了挥右臂,沉声道:“猛虎的后裔们,胜利就在面前,你们还犹豫什么?冲上去,杀光你们的仇人!女人,财宝,官爵,还有荣誉都在等着你们!”这几句没有任何文采却充满了煽动性的话,一经他以深厚的内力传出,立时传遍了整个战场,引来喊声震天。两万五千名萧国骑兵除了一万人继续用弓箭火炮辅助那几十名法师外,另一万五千人齐齐下马,朝城下奔去。楚军虽然还在拼命的抵抗,但因为萧军已经占据了城墙一侧的缘故,此时已无城墙之险可恃,看着越来越多的萧国军队密集地爬了上来,士兵们的心里都产生了强烈的恐慌:已经五十年未被萧国攻破的断州城,资料专区难道就要于今天沦陷?萧军却气势如虹,胜利仿佛已在掌中。但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变化——一匹全身有如带火的胭脂马忽然从不远处的一处密林中闯出,片刻间竟闯进了萧军的后营。本来,这根本不足以对战局产生什么影响,但糟糕的是这并不是一匹无主的马。马的主人,一名红衣少女,随后就追了过来。当然,这依然不足以引起什么变故,但,当这名少女是慕容幽兰的时候,情况就变得完全不同了。慕容将军并未注意为何断州西门来了如此多的萧国军队,只是眼见胭脂马闯进了萧军的后营(这里有上万头空闲的战马),不由大急,若是任由它闯进去,可就难找了,情急之下,她忍不住想起了一个从未一用的水系法术,当即双手就叠加到了胸前,口中大喝一声:“以夏禹之名,诸天水之神力听我之令,雷电天下!”但很可惜,随着她的双手击出的方向,连雷电的影子都看不到,胭脂马已快融入了萧军的阵营,而有几名骑马的萧国士兵也朝这个方向奔了过来。这个时候,一直冷眼旁观的李无忧跳下马来,走到她身边,嬉笑道:“慕容将军,‘雷电天下’要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使出来,也不会号称水雷法术之冠了?别闹了,让我使个寻龙法术帮你将贵马召回,咱们找个地方避雨去吧。”“哼!不许帮忙,本将军自己来!”慕容幽兰却撇了撇嘴,手上又开始叠加起来,但这次依然没有成功。小丫头噘着嘴,自顾自的将这个法术连试了九次,但却依旧没有半点反应。李无忧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同时将本身的水性灵气渡了过去,但他立时吓了一大跳,慕容幽兰的丹田内有一股回旋的灵气漩涡,任自己输入多少灵气都如滴水归海,而她本身灵气之强比自己竟也不多让,刹时间他冷汗直冒:“妈的!老子好像将什么地方弄错了!”这个时候,慕容幽兰大叫着“雷电天下”,第十次将双手推了出去。一个念头忽然自李无忧的心际闪过:“小丫头的水性法力既然并不在自己之下,那么方才的九次施法就不该不成功,那么唯一的解释是雷电天下其实个是延时法术……那这岂不是成了十次叠加?合两位仙级法师的法力,外加十次几何叠加……妈呀!”一念至此,李无忧忙将浩然正气遍布全身,并同时输入了慕容幽兰的体内,而这个动作救了小丫头的命,却将他自己几乎带入了万劫不复——巨大的反噬力如怒涛般不绝传来,经脉中灵气暴溢,就像细窄的河流忽然遇到了奔腾的大海,他恍惚间听见小丫头大声欢呼“耶!我终于第一次成功了!”,接着狂喷了一口鲜血,就此不省人事。正在城头交战的萧楚两军忽然觉得眼前一片大亮,所有的人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但紧接着轰隆的雷鸣只让他们以为山崩地裂,又睁开了眼,接着他们就看见了生平未见的奇景:大雨倾盆,但距离城墙百丈外,却有一团桔黄色的烈火在燃烧,而以那团烈火为中心,方圆三十丈之内的天地,全被一个密集闪电组成的闪电阵所笼罩,无人驾驭的战马群狂嘶乱奔,它们的身下已躺了大片的马尸。雷电和烈火持续了不过十息,但萧国的猛虎骑士们完全被这个忽然的变故搞懵了,而他们胯下的战马也疯奔起来。城下的萧军阵营立时不战自乱,战马乱嘶,显然先前忽然爆发的那一大片闪电阵让萧国骑士们神智开始混乱,他们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名士兵手中的长枪在混乱中刺中了一名同伴的咽喉,而这引发了集体的疯狂,被疯马群冲得乱成了一锅粥的士兵们本来就已丧失了理智,他们以为这是天神的惩罚,而拼命想逃离这个地方,那名同伴的死更让他们看到了榜样的力量,后面的人开始砍翻了前面的人,以求能快点逃脱这个恐怖的神罚之地。萧成大声地呼喊,想控制住局势,但很明显这是个徒劳的举动。处于疯狂中的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受神所惩罚之地。人马互相蹂躏,无数的士兵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丢掉了性命。萧国七羽大将萧成,也丧生于此——不知是谁的弯刀于混乱中砍在了他的脖子上。城头的楚军见到这个变故,只当是天神保佑,人人有如神助,奋力杀敌。萧军却恰恰相反,心胆俱寒,斗志全无。同一时刻,从柳州来的援军及时赶到了。西门的萧国残军被包夹后全军覆没,而失去了西门配合的北门萧军也无法攻破有援兵赶到的断州城,萧未不得不暂时撤兵。第九次断州战役,以楚军的胜利而告终。大雨已止,一钩斜月竟然挂上了枝头。枯败的野花和一堆堆篝火,在春夜的凉风中摇摆,仿佛在诉说着战争的悲凉。张承宗轻轻吐出口浊气,开始巡视士兵打扫战场。劫后余生,每一个将士在哀痛战友逝世的同时,也充满了胜利的喜悦。见到张承宗的到来,兴奋的士兵们纷纷以最高的礼节向这位断州军团的最高统帅致意,张承宗微笑着点头。铁蹄溅泥,一匹快马疾驰而来。近了。赵虎翻身下马,禀道:“元帅!末将有两件事禀报。”“讲!”张承宗点头。“第一件,柳州之所以能及时来援,是因为王天大将军已彻底打退柳州的西琦和陈国联军的进攻,同时我们审问俘虏得知梧州其实并未被攻破,而萧国军队能从西门出现,是因为萧国国师独孤百年一个月前在西边的树林发现了一个古传送台,从那个时候开始,萧国就开始传送兵马过来……”赵虎的话没有完,已经被张承宗打断:“独孤百年果然只是独孤百年,若是由他弟弟独孤千秋出手,绝对不会用传送兵马这样的小手笔,我们算是躲过了一劫……”“元帅,属下愿意带人去将传送台破坏掉!”一名年轻的将军立时请缨。“破坏?”张承宗冷冷道,“宋真。我命令你立刻带人去将传送台保护起来。”说时再不看那将军发愣的样子,对赵虎道:“第二件呢?”“我们在先前闪电阵的中心发现昏迷的火凤军千骑长慕容幽兰将军,还有一名少年,属下怀疑他们和那场雷电有莫大的关系。”赵虎回道。“哦?”张承宗双眼一亮,“是死是活?”“都还活着。”赵虎皱了皱眉,“慕容将军只受了些轻伤,昏迷了过去,不过那少年却伤的很重,据欧阳大夫说他脏腑都已移位,经脉寸断,存活的几率很小。”“叫欧阳逆天全力抢救。”张承宗肃然道,却立时又加了一句,“人若死了,我唯他是问。”

  排列三第2020095期奖号开出425。

  原标题:美将告别史上最长经济扩张纪录?新一轮市场考验或将开始

,,香港一肖中特论坛


  • 下一篇:没有了